首页 > 招标法规 > 正文

北京基本药物招标采购大幕即将拉开

信息来源:中国医药报发布时间:2011-12-27阅读次数:6691次

临近岁末,北京市终于要启动56号文下发后的首轮基本药物招标采购了。
    56号文,即国务院办公厅于2010年11月19日下发的《建立和规范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采购机制指导意见》。据悉,北京此次基本药物招标不仅将严格执行56号文,还将采用上下联动、左右联动的方式,以“进一步大幅降低药品中标价格”。
    为使此次基本药物招标顺利进行,北京市相关部门进行了多次吹风。12月16日上午,相关部门召集北京8家医药企业进行座谈;当天下午,市卫生、药监、物价、医保、药品集中采购服务中心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和40余家制药企业的代表进行了一次闭门政策解读会。即将进行的北京基本药物招标成为企业关注的焦点。
    据相关企业人士透露,具体招标方案正在“走程序”,但政府各方无不表示“时间紧迫”,年底进行基本药物招标势在必行。
    真的滞后了吗
    相对于全国绝大多数省份来说,北京市基本药物招标相对滞后。
    56号文要求基本药物招标实行量价齐招,建议采用双信封制,并要求“各省(区、市)医改领导小组要于2010年12月底前将贯彻落实本意见情况报国务院医改办公室”。
    但自文件公布后,北京至今并未启动符合56号文要求的基本药物招标。北京市卫生局相关人士解释为,北京上一轮药品的采购周期尚未结束。
    2009年底,北京启动了全市所有二级及以上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和医保定点医疗机构的药品招标采购(俗称“大招标”)。全市所有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继续使用2009年社区卫生服务药品(零差率)集中采购品种,“采购周期延长至下一采购周期实施前一日止”;2010年3月,北京市参照国家公布的基本药物品种,在社区卫生服务药品(零差率)集中采购成交品种的基础上,补充采购了169个品种,并推行到全市所有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如果两年为一个采购周期的话,北京上一轮药品采购周期确实是到今年年底才结束。
    但是也有人士指出,媒体有关克林霉素注射液中标价格的报道以及降药价网的出现,增加了北京此次基本药物招标的压力。
    11月14日央视报道,基本药物品种克林霉素注射液在北京的中标价为11元,是0.6元出厂价的近20倍,而在山东该产品价格便宜得多。面对社会对招标采购的质疑,几天后,国务院医改办有关负责人回应称,克林霉素在山东、河南等地中标价均在0.7元左右,北京之所以中标价为11元,是因为“山东严格实施了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制度,而北京等9个省(区、市)未严格按照新机制采购或未出台文件,药价依然虚高”。
    本月中旬,一个化名为卫柏兴(谐音“为百姓”)的医药业内人士开办的“降药价网”横空出世。该网站详细列出了14000余种药品的供货价与零售价,二者大多相差数十倍。中标价格虚高,落到明面。
    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北京市相关部门表示此次基本药物招标“时间紧迫”,而招标的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大幅降低药品中标价格”。
    上下左右联动
    那么,在此次基本药物招标中,北京如何才能达到进一步大幅降低药品中标价格的目的呢?据有关企业人士透露,北京此次基本药物招标有可能严格执行56号文的要求。
    据悉,北京市卫生局相关人士将56号文的核心内容归结为12个字:量价齐招、招采合一、双信封制。该人士认为,因为各省份很难给出某个品种具体采购量,因此量价齐招在实际操作中直接演变为“单一货源”,即一品一规一企业;至于招采合一,北京市已经出台文件,指定由各个区、县直接跟中标企业进行结算;而双信封制,则在质量合格的基础上,实行低价者中标。
    为避免同一产品在同一省份的不同区域,乃至不同省份出现价差,北京有意在此次基本药物招标中采取“上下联动、左右联动”的方式。
    所谓上下联动,是指基本药物招标的中标价格直接带入北京大招标中,使得同一厂家的同一品种在全市范围内都是一个价格;所谓左右联动,则指北京相关部门将对本市各个中标价进行全国比价,一旦某一中标产品周边省份的价格比北京的价格低到一定限度时,“要么企业报外地价,要么招标部门直接将底下的价格翻上来”。有消息称,为了确保北京基本药物中标价不再虚高,相关部门已拿到了有关省份基本药物中标价格,正在进行大面积的比对和分析。
    简而言之,实行上下联动、左右联动后,中标企业将“不能拿在北京挣的钱去补山东,也不能拿二级以上医院挣的钱去补基层”。
    在16日的闭门会上,某官员公开了政府已拿到的部分产品中标价:120丸的六味地黄丸,某省中标价为1.74元;20毫克×7片的辛伐他汀片,山西的中标价为0.84元;而80万单位的青霉素,某省中标价仅为0.17元。
    企业紧张反应
    “如果按照现有方案,北京市属企业和外地品牌企业基本上要‘全军覆没’。”北京市药学会理事长冯国安担心地说。
    双鹤药业政府事务部负责人直言,企业难以在招标中实现政府所期望的低价。“今年双鹤仅基本药物电子监管码一项,就增加成本几百万元。如果只能是那样低的中标价,我们可能会考虑是否还要参加北京的基本药物招标采购。”
    “如果同一品种在社区医疗服务中心和在三甲医院的价格一样,是否会导致患者再次回流到大医院?”该负责人质疑。
    北京另一家企业的高管也表示,按政府公开的那些中标价,其所在企业无论如何是生产不出来的。
    九州通集团业务副总裁耿鸿武坦言,目前,企业最担心的是北京在大招标中也采用双信封制。而记者获得的消息是,北京市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如何让基本药物招标和北京市大招标实现并轨。
    企业的反应,显然是在招标部门意料之中。在闭门会上,北京市卫生局相关人士表示,在低价中标已经成为部分企业市场营销的手段或者企业发展战略的时候,品牌企业应该根据自身产品的特点,适当调整营销思路。
    而在学者眼里,以降价为目的的招标,实际上无助于降低药品费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顾昕教授就认为,不管北京市在药品招标采购中如何“上下联动、左右联动”,“如果配送企业不配送,医疗机构不使用,药价再低也毫无意义”。
    有消息称,为了确保中标药品的质量并保证供应,北京市相关部门将加强对中标产品的质量监控,也会出台一系列配套政策,包括对企业低价中标后不供货“出台严厉的处罚措施”。

没有附件可供下载

华招医药网声明:此消息系本网编辑转载,华招医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来电来邮告知,本网将立即改正。

网友留言 | 共有0 人参与评论

登录 注册

当前可输入 140 字

文章及评论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

备案信息
建议采用IE 6.0以上版本 1024*768 分辨率浏览
Copyright 2005-2017 江苏华招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59676 号-2 苏ICP证B2-20150144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证书编号:(苏)-经营性-2016-0001